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今日動態舟曲要聞

【脫貧攻堅奔小康】“我申請,退出低保!”

來源:每日甘肅網  發布日期:2019-10-10  瀏覽次數:288

新甘肅·甘肅日報記者 伏潤之

天祝藏族自治縣東大灘鄉圈灣村一組的馬生才、馬生祿兄弟一家,今年9月21日主動向鄉政府遞交申請,要求退出低保。武威市一位干部知道后驚訝地說:“在農村,主動退出低保的人還真少見。”

10月7日,記者看到,在天景公路旁,東大灘鄉為精準扶貧戶修建的安置房整齊排列著。馬生才一家搬到這里剛好一周。這是一幢前后院加起來200多平方米的新房子,客廳里擺放著舊沙發和一臺小電視,后院堆滿了從老院子搬來的各種物件。

迎面而來的是馬生祿,這位56歲的老人由于患有強直性脊柱炎,后背已經呈90度彎曲,握著他的手,雖然瘦小卻剛勁有力。他的哥哥馬生才今年65歲,沉默寡言。“我哥頭部受過重傷,他不怎么說話。”馬生祿取下哥哥的帽子,記者看到馬生才的頭頂兩側被削去一半——這是手術留下的創傷。

駐村干部介紹,這是一個特殊的家庭。由于患病,馬生才和馬生祿兄弟倆一直沒有結婚,收養一個女兒后相互照顧生活,屬于低保兜底戶。2015年,馬生才外出勞動時意外暈倒,造成重型腦損傷。“當晚9點做的手術,大夫說我哥很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走著進家門了。”馬生祿說,當時感到很絕望。好在經過一年的精心照料,哥哥的身體奇跡般地好了。

如此窘迫的家庭,怎么可能申請退出低保?

馬生祿沒有馬上回答記者的疑問,他安安靜靜地給記者算了一筆賬。“我哥住院花了1.8萬元,報銷了1.1萬元;人保大病保險報銷2000元,鄉鎮計劃生育意外傷害險補助2000元,民政臨時救助3000元。算下來,我們看病沒怎么花錢。當時,我們沒有收入,只有把15畝地都租出去,每年靠收的1500斤口糧生活。如果沒有政府的救助,我哥不可能接受這么好的治療。”

“我心里還有一筆賬——我們全家一年領低保8040元,五保戶和電費補貼5592元,傷殘兩項補貼一年2400元,老年兩項補貼每年1200元,養老金每年1548元,草原獎補每年800多元……由于家庭困難,孩子幾次都想輟學,我們堅持讓她讀書,考到山東菏澤家政職業學院學護理專業,正當我們都在為學費犯愁的時候,國家助學貸款、‘雨露計劃’等政策讓孩子順利完成了學業。”馬生祿說,“我們曾經過得很艱難,孩子每年在學校勤工儉學,回來還要在天祝縣打工掙錢。但回頭去看,從治病救人到家里的柴米油鹽,從孩子上學到住房,哪一樣沒有黨和政府的關懷和支持?最近,我家有了喜事,孩子考上了‘三支一扶’,聽說一個月工資2700多元。8月份考完試,我們一家三口就商量,不能忘了黨的恩情,這低保得退了。”

于是,8月4日晚,馬生才一家在圈灣村的微信群里鄭重表示,“我們自愿退出低保,讓給村里更需要的人。”村黨支部書記馬登寶看到這條微信時很震驚,他太了解這個家庭了,于是咬咬牙沒有表態。“說心里話,我真的很想讓他們多享受幾個月低保,要知道,像這樣的家庭,8000多元幾乎能夠支撐全家一年的開支。”得知消息的東大灘鄉黨委書記徐俊生很感慨,“在全縣脫貧攻堅的關鍵時期,馬生才、馬生祿一家的舉動,更加堅定了我們打贏打好脫貧攻堅戰的信心。”

今年9月21日,在孩子正式上班的第二天,馬生才一家將一份手寫的申請書遞到了鄉民政專干的手里。馬生祿眼含熱淚說:“我生在紅旗下,長在紅旗下,我們的孩子掙工資了,我們絕不能再占著低保不放,還有比我們更困難的人,這份低保應該讓其他人用。黨和政府已經幫我們很多了,我們要自力更生。”

對于父輩的這個決定,已經在天祝縣松山鎮衛生院就業的女兒馬海霞很支持,“我們其實已經很幸運了,新房子和養殖暖棚都是政府補貼修建的,我們的難關已經過去了,要讓更需要的人感受到黨和國家的關懷。”

低保退了,以后的日子怎么辦?馬生祿告訴記者:“我們準備貸款發展養殖業,別人能干成的事我們也一定能行!”

記者手記

窮不可怕,最怕志短。

采訪中,馬生才一家人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:感謝黨的恩情。當前我省脫貧攻堅已進入決勝階段,一項項民生實事逐項兌現、一塊塊發展短板正在補齊、一個個貧困村逐步退出……貧困群眾收獲了越來越多的獲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。“感黨恩、聽黨話、跟黨走”已經成為廣大貧困群眾的肺腑之言。采訪時,馬生祿講述這個家庭幾十年的變遷時沒有流淚,講述如何照料哥哥時沒有流淚,但當說到感謝黨和政府的恩情時,卻熱淚盈眶。這眼淚是對黨和政府關懷扶持的深情感激。當脫離貧困的希望來臨時,他們不等不靠不要,將一個家庭戰勝貧窮的志氣寫在退出低保的申請中,折射出在脫貧攻堅中農民堅強不屈、奮力拼搏的精神和勇氣。


棒球大联盟ov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