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

親親龍江謠

來源:心在舟曲  發布日期:2019-10-02  瀏覽次數:412

微信圖片_20190925094106.jpg


親親龍江謠

王朝霞

在一座以江水命名的小城里,誰都無法破譯水的慈悲。  

釀酒的水,解憂的水,喂花的水,善利萬物而不爭的水……

水流過后,星星就亮成了天空的眼睛。

炊煙和蛙鳴都很輕盈的博峪小村,是生在大山褶皺深處的一朵花。花瓣散開來,村頭巷尾都會落滿關于花的故事。

為窺視花兒的秘密,我曾一路顛簸向南,于綠蔭遮蔽的五月,一步步靠近花的節日。

仿若知我此行預訂了詩意,每一步,都有叮咚的春風與我作陪。

采花節,是大自然賜予人間的神諭,是植物對人類的救贖。

這一天,飛過天空的鳥兒會擦凈所有的痕跡。

這一天,蓄在云朵里的雨水會閉目修行。

這一天,所有的良善都會為花朵讓路。

這一天,漫山遍野的枇杷花,泅開漫山遍野的爛漫和妖嬈。

清晨村頭,遇裝容整潔的老人滿臉喜悅:今日的每個女子都是花神,要記得上山接花……

嗯,我路迢迢而來,就是要于五月的鄉間,扮出女兒之嫵媚,親手拆封春天寄來的請柬,看山野的花朵,如何撫慰人間遍布的傷口。

唯恐冷落這個被花兒點綴的日子,博峪村蜿蜒的山路上,我用最妥貼的詞語,一一向路過的植物問好。又將它們的問候,悉心收入貼身的行囊。

風起時,我的裙角沾滿了田野上最原始的詩行。

那一刻,我是仙女化身的使者。因為我以仰望的姿勢,靠近了花朵守護已久的秘密。

 微信圖片_20190925094109.jpg

歡欣的舞。

悲愴的舞。

鏗鏘的舞。

輕盈的舞。

小城深處,朵地舞已成為另一種語言,向河流山川致敬、為天下蒼生祈福。

懷揣夢想的人們,用舞蹈詮釋著對生命的熱愛,表達對自然的敬畏。

在鄉間,麥苗泛出的光芒,泉水映襯的清澈,炊煙燃起的鄉愁,都是朵地舞沸騰奔放的靈魂!

被朵地舞喂養著的藏寨,每一座都保留著最初的純樸與天真。

被朵地舞安撫過的月光,每一縷都跟龍江水一樣深情。

朵地舞是口語詩,筆風樸拙,字里行間飽含了莊稼人的酸甜苦辣。

朵地舞是罐罐茶,口感清冽醇厚,聞之便能醒腦安神,忘卻俗世煩擾。

朵地舞是舊年陳釀啊,飲過的人,每一寸筋骨里都裝滿了虔誠的信仰。

 微信圖片_20190925094112.jpg

冬初,再訪舟曲。

黃昏來臨時,魚一樣游入陌生的小村。想尋點什么,想偶遇走丟的童年。

屋檐下曬太陽的貓咪,打著心無旁騖的呼嚕。垂成瀑布一樣的玉米棒,露出金屬般的笑容。

籬笆內,一叢叢雛菊無視寒霜侵襲,仍然怒放著小小的清新。

柿子果像火紅的句號,故事講完了,還在依依不舍地跟藍天的無垠話別。

面容慈祥的老人,吆喝貪玩的羊群一起晚歸。

比羊群更貪玩的,是放學回家的孩子,灑下一路童趣,在夕陽下相互追逐,踩對方的影子。

……

面對這一幅幅渾然天成的油畫,我束手無策。想復制保存,又不忍用笨重的相機去驚擾、去破壞。只好收起淡淡的惆悵,在越來越微弱的黃昏里,輕輕叩開臨街的門扉。我知道,一杯紅谷酒的濃烈中,可釋放我心底所有的鄉愁。

那一夜,月明星稀。安頓在土炕上的夢,踏實而溫暖。

夢里的我,回到了遙遠的童年。

八年前的8月8日,成為藏鄉江南歷史上最黑暗的日子。

飛翔的舟曲,突然丟了翅膀跌入深淵。

淚水逆流成河,龍江因此大放悲聲。

好在,四面八方伸出來的援手,幫小城縫補了破碎的翅膀。江水一樣洶涌而來的大愛,讓小城走出了黑暗。

如今,最難熬的陣痛終于熬過去了。全世界都記得八年前的舟曲,咬牙堅持的樣子。

咬牙過后,就是涅槃重生。重生之后的舟曲,天空一片明朗。

 微信圖片_20190925094115.jpg

早春,清風徐徐吹皺半池春水。

春雨只是悄悄地打了一個噴嚏,油菜花就讓小城披上了明晃晃的金縷衣。

明月清、鳥鵲忙,白龍江畔一片生機嘩然。一想起辛稼軒說“明月別枝驚鵲,清風半夜鳴蟬”,就忍不住全身都蕩漾著欣慰和暖意了。

甚至心里恍然以為,我眼前的一切,就是詞人的筆下曾經反復出現過的美景。而田埂間悠然奔走的蟲子,也是詞人曾經的友人。它們初心不改舊情不忘,將稼軒留下的詩詞反復吟唱,從遙遠的南宋,一只唱到了如今……


棒球大联盟ov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