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

九十九泉甲天下

來源:縣文化館  發布日期:2019-09-02  瀏覽次數:600

每逢出差、學習、旅游,域外人總問:何籍?答曰:舟曲。對方卻兩耳塞豆,冷不丁冒出一句洞見泰山的的話來:“你那里有九十九眼泉水,香甜不一般!”又窘又喜之際,忽然悟得,這九十九泉水,竟是這等大于舟曲一名,這太精彩了!

那么,想想以前的舟曲,雖然山閉縣門,水開人路,非常封建落后,但所有的生物都和諧共處,花香果甜,鶯歌燕舞,叢林無際,鵝鴨成群,稻田菜畦,天簌不絕……難怪典籍多贊舟曲“具北國之雄,兼南國之秀”。這個“秀”字,它蘊涵了大量水的成份。過去舟曲動植物資源十分豐富,到處肆意滋長著成片的原始森林,堪稱我國西北內陸的綠色寶庫。自50年代以來,曾是西北木材供給的主要基地。因此河多、潭多、湖多、瀑多、溪多、泉多。然而,在不足三里多的縣城里,卻匯集遍布著九十九眼泉水,這在人間罕見,太神奇了!

相傳,縣城古有一百眼洶涌澎湃的泉水,城池、耕地、民居,偶逢暴雨,時被毀損。明洪武四年夏(1371),潁川侯傅友德、濟寧侯顧時統兵攻克西固(今舟曲),就在這天,千兒萬把的將士們海喝牛飲般地領略了這百眼泉水的香甜,剎那間,受傷的好了,有疤的落了,患病的康復了,氣色差的好了,疲憊不堪的整個人精神了,還有隨軍的婆娘女子膚白發亮了,水靈美麗了,年輕手巧了,你說怪不怪?

當時,歸順明朝的西固縣令韓文,日夜擔心傅友德的兵會把這百眼泉水喝完,可能嗎?這百眼泉猶如娃娃咂奶水,越咂越多。后來許多將士不愿意跟著傅友德南下進攻四川了,戀著舟曲冬暖夏涼,如桃花源,是塊風水寶地呀。這傅友德就干著急了,忙上奏章給洪武皇帝朱元璋,朱皇帝叫來軍師劉伯溫商議辦法。劉伯溫接過奏章一看,“哎呀”呻喚了一聲,然后閉眼掐指一算,大呼小叫地對皇上說:“不好了,不好了。隴右西固有百眼泉水作亂,那是出皇帝的預兆,只是氣候未到。氣候到了,這位皇帝要與我皇來爭奪大明江山呀!”

這還了得。這朱元璋就火急火燎地派遣軍師劉伯溫背上《通天書》,提給他尚方寶劍,一行人出了京城。翻山越嶺,跨州越縣,渡河過橋,劉伯溫不辭千辛萬苦終于來到西固,率先斬了縣城東邊黃廟山上的龍脈(后人在斷脈豁口處栽了四棵大白楊樹,以對接龍脈);后命神勇之士用鐵棒固塞一眼旺泉。結果這股泉水順地勢流出東山巖底,徑流宕昌縣秦家峪,百眼泉水就剩下九十九眼泉水了。

據宋代蘇東坡《和桃花源寺序》云:“工部侍郎王臣仲對趙德麟曰:‘吾嘗奉使過仇池,有九十九眼泉,萬山環之,可以避世,此如桃源’”。《舟曲縣志》載“公元432年,宋元嘉年間,仇池王楊難當率兵西征,至今舟曲狼岔,羌人歸附,因挽弓射箭,以示剛勇,其箭猶存懸崖石壁間。”舟曲部分地方在南北朝時期一度屬仇池國。

追尋舟曲城九十九眼泉水,流量最大者數三眼峪泉者為魁首,據《甘肅通志》載:“三眼峪,在西固城北三里。于石巖孔中涌出。沖擊浩瀚,穿成而過,有水門二,入白龍江。近城田土,賴以灌溉。”舊時在三眼峪口筑有一橋,橋上有座廟叫“龍廟”,為西固八景之一,有古人《三眼涌泉》詩為證:“誰從三眼訪流泉,洞底沉沉有鐵鞭。自古固城三百戶,安瀾久矣仗神仙“。詩中”鐵鞭“,即使劉伯溫固塞的那一眼泉水。沖著有這得天獨厚的九十九眼泉水,人們世代美譽舟曲城為“香水城”或“泉城”、“水泡城”“船城”,并冠名地域是“隴上小江南”、“西固桃花源”,久經歷史沿革,隴右鄰縣的驗證和傳頌。

“問渠那得清如許,為有源頭活水來”。這九十九眼旺泉,均源自岷山山系的露骨山山脈。露骨山,海拔4154米,據《階州直隸州續志》載:“露骨山,在西固城北三十里。四時‘積雪不消。東連階、文,北極河、洮。’宋?王韶‘穿露骨山,道隘險,釋馬而行’即次(《甘肅通志》)”。屬八景之一,見古人《露骨雪肥》詩:“露骨岧饒近接天,峰頭積雪望無邊。莫云寸草無生氣,片片銀花四季鮮”。“露骨積雪六月天。”“石瘦雪肥露骨橫”。“露骨雪映泉城雨。”昔日舟曲城區不止九十九眼泉水,外圍泉流浩瀚如河,分布在羅家峪溝、三眼峪、月圓里、硝水溝、老鴉溝、寨子溝、南山;城內大泉小泉或急遽或飛湍或平抑或束理或拐或擺或抽或靜,盡散落在薛家店,西關蓮花池、水家、春場、東街、南門、北街、廣壩、瓦廠、鎖頭、半山、壩里、后壩、河南、南北濱河路河堤下,處處涌動流淌。

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,居民建房、機關蓋樓、市鎮改造,一浪高過一浪,致使許多水由地表滲入地層,從河堤噴涌而出,但皆被尿素、大腸桿菌、垃圾等污染。面對世界淡水資源日益缺乏的今天,保護淡水資源,恢復、搶救和打造舟曲泉水文化,以及九十九眼“泉城”品牌文化刻不容緩。這是一筆無與倫比的世代取之不盡的財富。

月亮微笑著,將明媚灑滿泉城舟曲,走遍大街小巷,亭廊小橋,柳林磨坊,田園池塘,人家院落。看到了嗎?九十九眼泉水里有——九十九個月亮,九十九堆雨花石,九十九個浣紗女的故事,多美呀!這浩浩蕩蕩形成的泉,洋洋灑灑奔騰的泉,淋淋漓漓漫漶的泉,幽幽咽咽游移的泉,滴滴答答顫抖的泉;聽到了嗎?那叮叮咚咚的泉聲,噗噗嗵嗵的泉聲,這一切的一切終于成就了舟曲的一世芳名,就該知道,舟曲城有九十九眼絕妙的歌喉。那是被輕風、鳥鳴、花香、月色和山的綠滋潤了的嗓音,是樸實無華、不染纖塵的心靈對生命的抒情。聽著這汩汩流淌變幻無窮的樂章,這仿佛從大地深處滲出的歌喉,你醉了嗎?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7.11.08日于舟曲

  

   作者簡介:冰鼎,60后,甘肅舟曲人。甘肅省作家協會、甘肅省民間文藝家協會、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、中國世界華人作家藝術家協會、中國大眾文學學會、中國紀實文學研究會、中國楹聯學會會員,舟曲縣政協文史資料編纂委員會委員,舟曲縣楹聯詩詞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,舟曲“聯壇十二家”之一。八十年代初始在國內發表文學作品、民間文學、學術論文。創辦、主編縣文藝刊物《山泉》品牌20年(1986--2006)。主編(著)出版有:《舟曲民歌集成》《舟曲燈聯大觀》《西固起義》《舟曲史話》《舟曲縣志》《舟曲神話傳說故事全書》等。歷任舟曲縣文化館館長、縣文化體育旅游局副局長、縣地方史志辦公室主任。

 


棒球大联盟ova